眼见尽是白茫

日期:2020-06-04/ 分类:综合新闻

境天在李楚走后还是迟迟等不到消息,他一面顺着头发,一面看向窗外发呆,挺好的天气,适合进行复仇行动。可对象呢?屋外的蓝天白云,让人心情舒坦。他手指点在玻璃上,顺着上头反射出来的倒影描画,手指滑过玻璃上的嘴角,笑的真冷。他看着自己的容貌入神,全心想着七个名字的事,他实在不想对柳冬岩下手,但要怎么逼,七个名字才会现身?境天忽然叫道:“啊。”望着倏地跃现眼前的大头,身子霎时往后倾退。片刻恼怒的沉声道:“紫炼。”紫炼笑的纯真,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,“想什么这么出神?有好处吗?是朋友的话就说说,有钱大家赚嘛。”他势利的搓着手,在他的认知中,除了赚钱的事以外,没有其他杂务能让人出神。境天手指弹向紫炼的鼻尖,不屑道:“紫炼,你该洗洗身上的铜臭了。”紫炼揉揉鼻子,不觉这弹鼻的动作暧昧,即使眼前是名美人,弹指的力道又轻巧,“铜臭?嘿,说到这个你就不懂了,金银的味道可香着,而且我不收铜的,除非是古董。”他对自己的品味颇自信,就算爱钱,也不是什么都收的。境天脸色顿时沉下,他懒得和紫炼闲扯,现在只能对不起柳冬岩了,不然这么多天也没动静,或者他做的太不明显了?所以没让人发现是他干的?紫炼望着境皇阴沉的表情,还以为是针对自己,嗫嚅道:“你生气了?好咩、好咩,不和你抢饭吃。”顶多这笔不赚了,他慌忙哄着境天:“笑一个嘛,我不和你抢了。”境天是他获得自由后,唯一认识的人,也是目前唯一的朋友,因此境天的一颦一笑都会勾动他的情绪。他怕孤独,怕境天不理他,不过这已是最大的让步了,都不和境天抢了,总不会要他倒贴,拿宝物送境天吧?他舍不得,进了口袋的东西还要倒出。境天眼睛瞥过就知道紫炼的心思,好笑道:“我对你的宝贝没兴趣,你自己揣着呗。”紫炼闻言,立马恢复精神。境天侧着头,都分不清现在是谁哄谁了。须臾,他拍拍紫炼的头道:“乖,姐姐出门一趟。”“姐姐?”紫炼大惊失色,即使境天看来像女的,但他却不曾认为他是女人。“嗯……哥哥出门一赵。”境天眼一转,随即改口。他当男当女无所谓,只是有趣紫炼的反应,有必要这么激烈吗?“哥哥慢走。”紫炼挥挥手,但又想到什么似的伸手拉着境天。境天身子一转,眼睛不耐烦的蹓跶一圈,紫炼拉住他干嘛,不是刚要他慢走吗?紫炼扁着嘴哀求:“哥哥带我去。”他不想再顾家了,和两个老头子,真闷。况且几天下来,他已差不多摸透这时代的新东西,得找点新乐子了。境天挑挑眉,紫炼的年纪比他大,至少超过三千岁,这样装可爱……还真的满可爱的。他附上紫炼的耳畔轻声:“我要去杀人放火的,你也要跟?”“嘿!听起来有点意思。”紫炼露出邪恶的笑容,挽上境天的手臂回答:“带我去,我不收钱,免费帮你。”他对着境天挤眉弄眼,一面盘算,既然是放火,要不要带上汽油?境天不置可否,他还考虑向紫炼收费呢,他又不是开幼稚园的,得负责照顾小朋友。“黏答答,别跟丢了。”境天足尖一压,跃出古董店。紫炼仍在震撼中,刚刚境天叫他什么?黏答答?算了,总比跟屁虫好听些。瞬眼,两人已在万丈空中。紫炼环视身下的房舍,是哪户倒楣蛋惹到他家的境爷?他手指冒着火光,正准备干坏勾当。境天则是半垂眸子,双掌运动体内真元力,不期然的一吸!四周旋起一阵风云,飒飒风声不绝于耳。紫炼被吓了一跳,不是说要杀人放火吗?他凝望正在吸食五行之力的境天,事情看来挺不妙。白云也被风力卷入,越聚越多、越覆越厚。两人霎时被缚在由白云织成的茧内。眼见尽是白茫,伸手难见五指。茧中世界如渺渺仙境,什么也看不透,只有透骨的凉意让人发寒。阳光越来越弱,渗不进千层的茧壁。茧还在织着,境天却未将五行之力纳入体内,而是让它们附在毛孔上,形成一道厚厚的装甲穿在身上。他全身围着五色精光,闪烁个不停。忽明忽暗的情况逐渐转为明亮,暗的时间渐短。紫炼明白,五行之力已趋向饱合。风越吹越烈,境天放任长发乱飞,紫炼则紧压住一头乌丝。紫炼皱眉道:“你不是说……”他话到一半,境天忽发出强劲的真元力!一阵狂风乍起,吹散紫炼的话语。境天狂舞乱飞的真元力,似爆炸的星系一发不可收舍,以无人可挡之势拓开。炸的四周云雾霎时不见踪影,刺眼的阳光顿时袭向两人。紫炼眯着眼睛以手挡眼,即刻运起元功护体。虽然境天的真元力不伤人,可近距离仍是让人承受不住。他真想骂:“搞什么东西呀?”地面则是下起一阵鸟雨,被真元力震落的飞鸟啪啪啪摔了一地。路上的行人吓的缩在地上,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下来,可一见是鸟,更是吓的花容失色、放声乱叫。境天就不信,已经释出这么大的气息,仙人还会察觉不到。思及至此,眼角猛然闪过一道金光!他的嘴角弯起细微的角度,来了!李楚与王交谈过后,心情仿佛是拨开云雾见青天。他将地精内丹还给亚梨娜后,踩着轻松的步伐回家。亚梨娜则是仍留在亚帝国,亚帝国刚发生这种事,她确定是没理由离开。李楚落个悠闲,他也不爱亚梨娜来家里。风声啸啸于耳,境天泰山崩于前而不乱,紫练望着渐近的金光抱怨:“境天,你骗我。”金光疾速而行,两人对话未完,眼前如太阳迸裂!万丈昼光划过眼膜,紫炼本能的紧闭起眼睛,却遮不住刺眼光线。随着金光来到的,是一股强劲的压力,清圣且炙热,有如巨鼎中的金汤,一下泼洒在两人身上。整股压力大的涵盖半个天空,灼热的让人无处可躲。境天反其道而行,撑大眼珠子,直直注视着人形的金色光体。他要好好看着,看三千年前造孽的仙人,如今是否活的好好的?“你是境皇?”金光的语气错愕。话罢,金色光芒渐渐转弱,后头的人形随之缓缓浮出,是个高瘦的中年人,短黑发、东方人的五官。紫炼听他声音沉稳有力,似洪钟般响亮,敲在耳朵里还会发出嗡嗡回响,就知道这人不简单。中年人穿着极现代化,与境天、紫炼格格不入,就像西方的驱魔师,黑色长外套、黑色裤子,搭在里头的依旧是黑色的衬衫。他这般打扮,最亮眼的就是银色粗腰带了。严谨、不苟言笑、冷酷,是紫炼见到他的第一印象。紫炼不喜欢他,尤其是他眼中的蓝亮,似宝石一样闪闪发光,微睨便有咄咄逼人之势。紫炼心中啐骂,境天干嘛引来这家伙?挺碍眼的。他见来者臭着一张脸,跟着摆起媳妇脸。境天皮笑肉不笑的摇头:“请叫我‘境天’,境皇是什么?哈。”他掩嘴讥笑道:“境皇不过是──你们召唤出来的工具,像免洗筷一样,用完就丢,还怕戳到路人,得烧了才安心。”他话还没完,发丝无风自扬的起舞。紫炼赫然心惊,境天散出的气息诡谲,仿佛是自地狱灌上来的阴风,冷森森的。紫炼抿着唇,瞪向来者,这家伙一定是欠了境天几百万没还。来者对境天的讽刺不予理会,迳自皱起眉头应对:“你变了。”他不可思议的打量境天,从头看到脚,当时的境皇分不清性别,可眼前的境天却是名没有胸部的女人。是同一人吗?若非境天亲口承认,他还不敢确定,即使两人的气息一样。不对,是不一样的,境天的气息含着噬人杀气,当初的境皇,气息纯静自然的像森林微风。来者陷入思索,三千年前委实灭了他,除了两颗金丹没除,但这也不可能,金丹就像增加功体的药丸,就算被放出了,也不会化成境天。境天勾起一绺白发搁在唇边,邪魅的笑着:“在想什么?呵呵呵呵,惊异吗?震撼吗?没料到我的阴魂会从地狱中爬出来复仇?”话到最后竟成高声尖吼!境天的笑容僵硬,一条青筋突现额际。他得忍耐,甜美的果实不该猛吞,得细细的品尝。他的舌头掠过唇瓣,蛇蝎似的瞅住来者。“徐九凉,九凉子,呵,怎么只有你一人前来,其他人呢?不敢担当三千年前种下的恶果吗?”徐九凉心头一震,境天的声音又回复甜美了,一个人怎能变脸变的这么快?让人难以捉摸,他现在的心情端的是如何。紫炼抚着下巴,对徐九凉道:“你欠人家多少?快点算一算还给人家吧。”不然一架打下来,可得耗费不少时间、力气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劲敌。这种情况,能省就是赚。徐九凉连一瞥都懒得看紫炼,他盯着境天看,眼波渐柔,却吐出冰冷伤人的话语:“为什么你没死?”一事归一事,尽管他会后悔三千年前杀死境天,也曾在夜里忏悔与思考自己的决定是否恰当。但是, 真人面对面棋牌官方版境天没死的原因仍要厘清!是有人救他吗?或者三千年前的计谋失败?“哼,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很失望?恨不得我死了是呗。九凉子, 手机上打现金麻将棋牌游戏我还以为你是最有良心的,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呵呵呵呵呵……没想到我的眼睛瞎了。”境天笑的灿烂。可他却有股想哭的欲望,心彻底伤透了。没人期待他的重生,除了伽夜。他是个累赘吗?对于这个世界而言。他凝视着九凉子,哪怕是一句言轻的“对不起”,或是无谓的“你好吗”,都能让他释怀三千年前的恨。他心头掀起的难过波澜,已化为悲哀的深渊。“你不该存在。”九凉子道。他深深认为,三千年前仙界不该召唤出境天,不该给他意识,境天的力量太强大,大的威胁各界的安全。这是一项错误决定,让境天化成一个真正的个体,却又用计消灭他。既然已是个体又有意识,便是一个生命……九凉子的话意原先是责备自己,且隐含怜惜之意,可听在有心人耳中,竟成了最伤人的刀刃。境天心痛难当的重复一次:“不该存在,我──不该存在。”他早料中的,因为他的“不该存在”,三千年前才会被设计杀害,为什么亲口听见九凉子说出,仍旧难过的想哭?他不该重生吗?他的眼神在求救,拜托九凉子别这般残忍,可坚毅的表情却把软弱伪装的甚好,让人察觉不出他的痛苦。他的眼睛好酸、好涩,眼泪似乎呼之欲出。他咬牙闭上眼,不能在敌人面前示弱,更何况九凉子一点也不高兴他的重生。岂料境天一阖眼,心酸更是加倍,只因往事历历在目。在他刚被孕化,还是原胎的时候,九凉子总是亲切的与他交谈:“境皇,你以后的名字就叫‘境皇’。”回忆中的那抹混沌,稚气询问:“那你呢?你叫什么?”“徐九凉,但现在改叫‘九凉子’。”徐九凉在笑,笑的好似海洋中的暖流,扑在心上的感觉既温柔又舒服。境天猛然张眼,敛起自艾自怜的多余伤感,他愤愤道:“其他人呢?”一字一字清楚的念着,营造逼人的窒息气氛。此时的天空不冷反闷,风似乎不再流动,全部凝结住。徐九凉没有搭话,看境天的举动九成是来寻仇的,他要是说出其他人的动向,无疑是让没有防备的众人陷入危机。“真讲义气,我要给你拍拍手吗?呵。”境天边说,手已经在鼓掌。心中不平的埋怨,为什么九凉子的义气没用在他身上?因为他不值吗?早先的温柔全是虚情假意?他的眼睛再度酸涩。还记得那天,九凉子拿着一朵丑丑的黄花赠他,九凉子将黄花搁在他的手心,笑道:“送给你,这叫含笑梅,希望你一直都快乐,能一直笑着。”即使他不爱那丑丑的黄花,也不觉得黄花香,仍是感动的捧着黄花,好生呵护着。过往的记忆鲜明,九凉子的声音似仍在一旁;黄花枯萎时,他也跟着不舍的落泪。九凉子为此还伤脑筋的去摘了一堆送他……境天的掌声停下,倏地!四面风起云涌,霎时云虎啸啸。厚重的乌云由四面八方窜生而起,形成一道围墙环住三人!三人只剩直径一公里的活动范围,仿佛是被困在竞技场中的猛虎,得狠狠的互咬,仅能剩一方活下。境天狠下心,手掌一翻,云层中竟跃起电光,轰轰闪雷织成牢密蛛网!不留半条生路给敌人。连三人的脚下也是乌云,遮挡住万丈下的房舍街景。云层含着境天的质动力,由虚幻转实,恰似牢不可破的监狱。既然做了,就要做到底。境天面无表情,他的袖子盈满狂风,骤起的疾风使天气转寒。他该残忍的,九凉子连无情的话语都能说的这么顺口,他犹豫什么呢?没人知晓,他依然抱着一丝希望,只要九凉子肯低头。九凉子的手伸往背后,由腰际抽出一根黑色细棍,约三十公分长,没有任何装饰品。他不能存有妇之之仁,唯一能做的,便是再杀境天一回。他把心中的悲哀藏匿起来,为什么三千年前的悲剧得重复一次?为何他的决定又是一样?一切就像宿命一样纠缠着他与境天,他多想笑着再送境天一朵含笑梅。无奈,那个童稚的孩子已然不见,眼前徒留充满仇恨的境天。可这却是他造成的!他要怨自己吧……九凉子将黑色细棍一甩,涮!细棍忽成半人高的长枪,顶端尖利的黑色枪头,示威似的熠熠发亮。境天心神一动,是“奔龙贯岳”!九凉子的攻击法宝。想必,九凉子是要置他于死地。奔龙贯岳既出,一场死斗是免不了了。“你──会为我收尸吗?”境天柔下表情问九凉子。他有必胜的决心,却想再听一听九凉子的温柔。九凉子眼中闪过难过,不过仅止一瞬,他道:“不会。”他晓得自己打不过境天,不明白境天问这话的用意,是另一个讽刺吗?木楞的九凉子,丝毫不觉自己的答案绝情。境天的心死了,一再被九凉子泼冷水,冰的他连心都在发抖。他却不认为自己可怜,可能是……连心都寒了,综合新闻所以不知道可怜的滋味呗。他垂眸咕哝道:“呵,可怜之人,悲伤是自找的。”若他不问,又怎会给九凉子伤他的机会。废话完毕,他捻指运动真元力,表情寒的有如千年冰石。自毛孔跟着散出一袭冰冷,白茫的雾气萦绕身侧。紫炼不相识的插话:“给我一千万丧葬费,我会替你办到好。”幸好九凉子没和他抢生意做,他可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从电脑工程师到收尸土公仔,有钱赚就行。境天不理会紫炼,举手弹指便是一阵乱射!指间飞快运转之际,百颗蓝色光球流星雨般打向九凉子,炫丽光雨顿时飞梭云海上,云海上的倒影有如百条蓝锦疾游。他的身子微侧,另手腕华丽的绕了两圈,似翩翩起舞的蝶翼,一掌催花风刃顺势打出!如扑火之萤,奋不顾身。境天不带感情的攻击,让九凉子心头一抽!境天真下手了!昔日那名喜欢傻笑的孩子。九凉子收起感慨,奔龙贯岳瞬间以行云流水之姿刺出,画出惊天之弦,咻咻风声伴随龙身,攻势势如破竹!一阵龙吟随之响彻云霄,震撼天地。冲天的灵息顺着枪头喷发,一尾黑龙凭空冒出,直夺境天而至!百颗蓝色光球竟成无用之物,无声没入黑龙体内。黑龙的颜色深沉的如同无月闇夜,仿佛深不可测的黑洞,让人光看就觉心惊惶恐。紫炼不由震撼,立马腾挪身影,跃离境天!黑龙是冲着境天来的。眼见黑龙直夺境天,他的泠汗狂流,明知目标不是自己,却克服不了恐惧。天呀,九凉子的灵息居然强大到这地步!紫炼运气护体,试图隔绝外界压力,却仍抵不住窒息的紧迫感。他可以感受到,心脏的律动完全违背了自然。境天莲指掐紧,横身一挡!黑龙欲吞之际,万丈光华骤生掌心,如古佛手掬之净莲,神圣不可侵犯,华而不俗。粉色红光照耀四方,黑龙状似痛苦的一声吟啸:“吼──”忽地云层一阵强烈震荡,山崩地裂可差拟。三人耳膜似被针扎着,难受的像要被扯破了!紫炼本能举手掩耳,将气凝上耳朵。他虽不明前因后果,却暗暗祈祷境天别输,千万不要死。黑龙霎时摆尾缠上境天,刹那间化身成噬人毒蛇!一股黑气绕着境天急旋,就等可趁之机吞食境天。境天半掩幽蓝眸子,莲指定住不动,清邪之光长耀不息,身侧不知何时陡生出五朵红莲,冉冉转着,围着境天的身侧飞绕。红莲之力强大,竟使黑龙一时难以侵身。黑龙怒眉飞腾,血盆大口一张便能吞下境天,如今气愤之色,更使黑龙露出狰狞。九凉子见黑龙久久难夺取境天首级,奋然跳向境天,拉近两人距离,奔龙贯岳突刺出去!扯出真空风刃袭向境天。他的身手矫捷,每丝动作都简单凌利,更凸发出奔龙贯岳的狠劲。九凉子锐利的眼神盯紧境天喉咙,似乎非要贯穿他的颈子不可,杀招来势汹汹,枪头的冰息顿转为火红赤焰,卷绕着枪身提振威力。抖动的枪头绕着圆,落在眼中恰似大蟒吐露的蛇信,贪婪、强势、骇人!境天以柔克刚,气上双指,翻手掐住奔龙贯岳!动作优雅从容,水袖似春水滑流,轻柔的扬起。奔龙贯岳却不改刚烈,火红赤焰攀上境天水袖,蔓延窜上!紫炼惊的双腿发软,“不好!”眼睛瞠大之际,随之松了口气。赤焰竟止于境天手肘处,无从放肆!骇人的火蟒顿成稚嫩小虫,使得九凉子大为震惊。奔龙贯岳被制住了?思绪仍未平息,眼前的黑龙竟被五朵莲花所吸食,身子越渐缩小。可恨!他心中啐骂,却忽地感到心灵澄静。九凉子突然使劲扭转奔龙贯岳,境天的指头收之不及,被枪头硬生生磨出血珠。奔龙贯岳染上血红,九凉子难扫心中惆怅。他到底想要什么结果?杀死境天?抑或……被杀。输与赢的定义是什么?昔日纯真的孩子再现心头,让他不由得恍神。境天双眸一睨,愤怒现于五官,红色清莲随之变成邪魅的闇莲,发出隐隐昏暗的幽蓝冷光。四面云墙趋于乌黑,雷声撼耳之际,境天指扣抢去!掐往九凉子喉节,如蝎尾毒针、黄蜂尾刺,皆是不留生路的狠绝。奔龙贯狱一个上挑!杀向境天心口,破天之势的枪头却莫名顿在半空。九凉子陡然失神,每当对上境天的眼神,便不禁忆起往昔。记忆中的孩子,一声声天真稚气的呼唤:“九凉子……九凉子……”叫的他心头隐隐作痛。九凉子失了先机,境天同样忽改指扣,以手背重重撞在九凉子胸上,真元力应掌击中九凉子,千斤之力足以击碎整排肋骨。啪沙的骨碎声,境天未感受到快意,只觉胸口一阵闷疼,眉头不禁拧起,低喃脱口而出:“九凉子!”九凉子闷哼一声:“唔!”旋之一口鲜血喷出:“噗──”怵目红云染了半个天际。他的身子以抛物线往后飞去,眼前景物变得模糊,胸口的剧痛仅止一瞬,便不再有知觉。境天一瞠眼,无意识的急奔往前,反射性的拦手接住九凉子。他的表情已恢复无情,可眼底却是泪水犹泫,噙着一丝忧忧怅然。他成功了,等的不正是这刻?为何失落大过所有,抱着瘫软的九凉子,一度想放声大哭。境天厘不清自己的感情,仅是强迫自己不准哭!九凉子正望着他,境天好想移开视线,好怕与九凉子哀怨的眼眸对望。他为何心软?不能也是不该。九凉子恨他吧?是要恨他的,毕竟他要杀死九凉子。境天的脑袋混乱,看着九凉子的鲜血由嘴侧不断溢出,心口像被刨了一个大洞,深不可测的大洞。他猛然升起冲动,想替九凉子擦去鲜血。一切?来的及,只要他将真元力输给九凉子,用念动力替九凉子疗伤,一切都还有救!他明白,却出不了手。他得看着九凉子死,剧本是这样写的……为什么难过?他不可以难过,如此一来就输了。输?境天被心底的声音吓到,他扯出难过的笑容:“呵。”哽咽的笑声比哭难听。他是输了,彻底的输了,他放不开、舍不下九凉子,泪水满出眼眶。九凉子望着境天晶莹的泪珠,心头一颗大石松下,他早该了解,他的“境皇”依旧纯真,否则不会有泪。他的手一松,奔龙贯狱落在云海上。他眯着眼睛,想要看清楚境天,再看一会儿,那怕只有多一秒也成。他好想说……对不起,亲口向境天说对不起。无奈他连启齿的力量也没了,视线跟着逐渐蒙眬。他的“境皇”正抱着他,往昔总是他抱着“境皇”,那个爱傻笑的笨小子。九凉子的意识被空白吞噬,只留下一句来不及出口的“对不起”,不断回荡在脑海。九凉子眼睛一阖,带着他欠下的种种恩怨情仇消逝尘间。境天忽然晕眩,悲伤像要撑破胸口般满涨。紫炼瞧的出境天的忧郁,尽管无泪、无息。此刻无声胜有声吧,要是多说话恐怕会扫到台风尾,被揍的扁扁。看着云海那支奔龙贯狱,好想要呀!是宝物呢。境天忽地转头,对紫炼道:“紫炼,我没一千万,奔龙贯狱就送你了,九凉子的后事……”境天话没说完,紫炼已把奔龙贯狱纳入体中,他拍拍胸脯接过九凉子的尸首保证,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安葬他的。”收人钱财与人消灾,他定会找块清静的地方,把这只九凉子埋进去。真是太好赚了,也许他该改行。境天退去左右云雾,心情却没因天晴而开朗,他的眼神盯着九凉子无法移开。他想亲手为他造坟,也算尽一份心力,可……倔强的性子却放不下。九凉子无情无义,他何必为九凉子造坟,许或将尸首扔进万丈深渊,听着它摔碎的声音,还比较大快人心。境天逼自己这样想,逼自己别惆怅,可理性管不住心。紫炼见云层已散,带着九凉子的躯体飞离。他哼着曲子,太高兴了,赚到奔龙贯狱,全托手上这只九凉子所赐,看在这分上,坟地可不能乱找。境天吸吸鼻子,什么时候哭了?他一抹颊上的湿热,幸好没被人瞧见。不预期的,身子陡然一软,他跌了一下,喃喃道:“九凉子。”他望着长蓝的天际,问道:“你非得这么蓝吗?能不能为他下场雨?”话毕,手中蹦出一颗金色光球。他一把捏碎光球,耀眼金光立迸眼前。境天眼一眨,已被回动力带到昆仑界。他虚软无力的飞着,一路直抵伽夜所在。他知道伽夜在这儿,伽夜总喜欢在这里逗留。伽夜说,水是最美的东西,透彻。他虽然不认同,可伽夜喜欢的,他便不讨厌。境天停下身影,找到伽夜了,他猜的果然没错。“伽夜。”微弱的呼唤细如蚊蚋,却是尽了境天最大的力。伽夜奋然回头,眼底藏不住满心的不舍,境天看来竟是如此孱弱。他起身望着境天──一个狼狈的女孩儿。境天抖着肩膀,只有在伽夜面前敢显示软弱,他哭了,放声嚎啕的大哭,哭的极丑,泪水、鼻涕纵横脸上:“伽……夜,呜呜……”为什么九凉子对他毫无感情?为什么只有他难过?他不信九凉子是虚情假义,他察觉不出九凉子的“假”,可今天的九凉子……他在骗自己吗?因为不敢接受现实,九凉子根本是在利用他,从头到尾,所以不会舍不得他。“乖。”伽夜不问原因,伸手将境天拉进怀里,拍着境天的背哄着。境天抱起来居然这么瘦小,更使他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心碎。境天一向坚强,没特殊理由不会哭泣。伽夜像在哄孩子,单纯的没有半点非分思想,他不断为境天拭泪,境天则不断流泪。两行清泪似乎锁不住,像流泉小瀑哗哗直冒。几许轻风拂过两人发丝,原先在顶上的白云已飘远,可两人却丝毫无觉。伽夜除了心疼还是心疼,“境天。”低喊一声,但怀中的泪娃儿却听不见任何声音,迳自的哭泣。境天忘情的宣泄,否则他会崩溃。时间过去,直到他哭累了,泪干了才停止。他吸着鼻子,身上沾染到的血渍是属于九凉子的,已经转为黑褐,可依然使人看了彷徨,刺目的提醒境天──九凉子的死亡。战斗的血腥味道还残留在衣上,一时又触发境天的欷歔情感。伽夜见境天刚歇下的哭声,随着唇瓣的颤抖,有即将再度爆发的可能,急急追问:“为什么哭?”该不会是和别人打架输了?不可能,境天的实力不会输。境天噙着泪,幽幽道:“我杀了九凉子。”手背上的触感还在,徘徊不去。伽夜猛然心头一荡,重复道:“你杀了九凉子?”随之倒抽一口气,原来如此,难怪眼前人会哭成泪娃儿。伽夜了解两人之间的过往,境天准备复仇的七个仙人中,就属九凉子最特别。因为九凉子……就像境天的监护人,召唤出境天的原胎,在培养境天之时,花最多时间照顾他,陪他聊天。为什么境天下的了手?肯定不是自愿的,他紧了紧搂住境天的手臂,可怜的孩子。“夜,他恨我。”境天揪住伽夜的衣领,惶恐的叫着,情绪近乎歇斯底里。“他不恨你。”伽夜说什么也不信,虽然当初七个仙人一起杀死境天时,九凉子也有分,可他不信九凉子心中有恨。昔日的记忆浮上伽夜脑海……九凉子在境天魂飞魄散之际,空洞的眼睛落下两行心碎,骗不了人的。转身离去的落寞背影,让伽夜明白,他一定很后悔。既是后悔,又怎会恨?伽夜拍拍境天,想把自己的勇气传给他。即使知道九凉子三千年前的后悔,他还是没帮九凉子说好话,因为九凉子毕竟有参与,伽夜不觉境天的复仇不妥。现在想来,也许是自己的想法错了,才会造成境天现在的模样。可惜现在说也迟了,九凉子已死在境天手上,要是再提往事,只怕境天会更自责。境天的泪水,说明他的不舍。境天拼命摇头,叫道:“不,他恨我,他说我不该存在。”随后激动的发抖,他又道:“他拿出奔龙贯狱,我没想到他真的忍心。”回想起奔龙贯狱的霸道,就让境天心碎,那是九凉子的无情。伽夜无语,一切都迟了。他微闭上眼,害怕面对境天的愁容,他是最希望境天笑的人,却反让境天坠落痛苦深渊。“既然他想杀我,我便不留情,我没错!”境天自言自语着,但坚决的话语居然是由脆弱的身躯吼出,使说服力大减。伽夜不知该应些什么,哄道:“你没错。”错的是他,没有阻止境天复仇。他怎么忘了,境天是个善良的孩子,心比谁都软。只是性子倔强了点,他该开导境天的,境天只是需要一个出口,抒发三千年前的不平,而不是真正的杀戮。境天带泪的看着伽夜,疑问道:“真的?”“嗯。”伽夜无意识点头,他脑袋一片空白,陷入遗憾和悔恨中,根本没听见境天在问什么,只能下意识应和。他早该要想到,境天说的复仇只是不肯低头的借口,境天真正想要的……是再见他们一面吧。他们,其中包含九凉子。伽夜忽然好气自己,他对境天做了什么。

原标题:王者荣耀:廉颇强势崛起,虞姬成唯一强势射手,射手位置没落?

  北京商报讯(记者陶凤刘瀚琳)5月11日,财政部预算司公布4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债务余额情况。数据显示,今年1-4月,全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8973亿元。发债规模较2019年前4月的16333亿元,同比涨幅超16.16%,一定程度对冲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。5月当月,地方政府将再迎一波发债高峰。

原标题:《过山车之星》免费破解版 快将游乐场搬回家!

,,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

上一篇:其中起码要有三件是s级的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