”他指商店门口的公用电话

日期:2020-06-04/ 分类:企业动态

伽夜还在恍神之际,境天已向他道别。境天拾起满地的心碎,可拼拼凑凑,就算粘的再完整,也不会是同一颗心了。他离开昆仑界,脑海依旧是抛不开九凉子的面容,伽夜说他没错,代表复仇是对的?嗯,复仇是对的,伽夜说他没错,九凉子也没有懊悔神色,见到他时竟是一脸讶异,是嫌恶吗?境天越想越钻不出自己的死胡同,他当下心一凛,选择了这条路就走完它,这是一条不归路,即使他想回头……也为时已晚了。紫炼匆匆埋葬好九凉子的躯体,不禁觉得有趣,境天也有在乎的人?居然留下九凉子的全尸,他大可一掌将九凉子摧为尘土,岂不干脆简洁些。大概是不舍吧,无所谓,反正让他多赚一笔额外收入。想到奔龙贯狱,他满怀喜悦的跳回家。紫炼身至中途,忽地笑出:“呵。”真巧,居然会遇上李楚。看着远远的李楚,仍是一副二愣子模样。李楚一身风尘,脸上还有没睡饱的倦容,他拖着脚步越走越慢,猛然肩膀被一拍,吓的他以疾速飞逃,百步过后才敢回首:“谁呀?”可他脸一转,竟发现紫炼就贴着他的鼻,使他不禁脱口叫出:“啊!”紫炼笑道:“是我呀,阿楚。”以人类的速度,恐怕金氏纪录得主也快不过他。话毕,他便看着李楚往后倒下。“咦?”紫炼先是疑惑,随之瞠大双眼。李楚竟然晕过去了!紫炼这会儿惊觉玩笑开大了,搔着头发嘀咕:“哎呀,这不关我的事,当没看到、当没看到……”他在几句自我催眠后,绕过李楚的身子逃开。李楚不知自己晕了多久,眼儿蒙眬撑开之际,天空仍是一片光亮,大概没晕太久吧。他晃着脑袋左右张望,不见紫炼的身影,可能原因有二,其一是紫炼抛下他就跑,太没道义了!其二,可能是自己在作梦吧,不无可能,这两天操劳过度的后遗症此刻才发作。他按按发疼的后脑勺,不摸还好,一摸可不得了!“哇啊,好痛。”居然这样也没撞死他,头后的肿包大的吓人。他缓缓爬起身子,往回家的路上继续前进。紫炼已在屋里多时,一见李楚回来,不由得松了口气,还好李楚被没被怪叔叔捡走。他装傻的打招呼:“阿楚,你回来了呀。”李楚站在门口一愣,紫炼在家?也对,紫炼不在家能去哪?他盯着紫炼的脸打量,嗯……没有心虚、没有尴尬,难不成真是累昏了,刚刚一切都是幻觉?他问道:“师父,你刚刚有没有遇到我?”这话问的没技巧,紫炼暗笑在心,表面却是讶然:“我刚回到家呀。”他手指半掩的唇,果真骗过了李楚。“怎么了吗?”李楚眼珠子一转,点点头道:“呃,没事啦。”他总不能叫紫炼拿出证据吧,而且紫炼的样子不像在骗他。李楚暗自想着,嗯,紫炼和境天不同,应该不会骗人。随后他便摆摆手,进到客厅。怎会如此巧合,朱永昼和李逸也都在?他想到这儿,不由得发笑,看来他脑子撞呆了,他们不在能去哪里?和紫炼一样呀,全是没地方跑、生活苦闷的家伙。李逸皱着眉心看李楚,手指掐着鼻子道:“你没有洗澡吧。”衣服还是昨天那套,而且沾上地精的血、草屑、尘土,看来像个乞儿。李楚这才惊觉自己的狼狈样,刚刚一路走来,肯定吓坏了不少路人,真是太对不起了。他臊红脸道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是你孙子欸,你干嘛摆出那种嫌恶的表情。”“好臭喔、好臭喔。”李逸一脸欠揍的叫着。李楚气的说不出话,半晌,大吼一声:“好啦,我现在就去洗。”他还是一样不会吵架,残念。走了一只亚梨娜,忘了家中还有个老顽童。紫炼跟在李楚的屁股后头走上楼,一面碎碎道:“阿楚,你昨天没有练功呢!今天咱来玩玩耐力大考验好了。我帮你做课后辅导,保证赶回你的进度。”他笑的奸诈,预备等一下要把李楚扔到窗外去。两人上楼这一幕,让朱永昼看的无力,一股虚脱的感觉袭上全身,奇遇竟比四十年修行有用,真是讽刺。一开始是境天,随之是紫炼,他看着李楚渐远的身影,可以感受到李楚的气场颇强,且凝而不散,与起初刚得到境天的力量不同。他抿紧唇,心管不住妒嫉的火苗窜烧。他一开始还能安慰自己,自己的真元力虽然没李楚强,可在操控五力系统方面却是经验丰富,战斗技巧也熟练,长时间的修炼还是有用的。不过今日再见李楚,李楚在紫炼的魔鬼训练下,已非昔日的毛头小子。他回想起往昔的辛苦,光是炼金丹,就得禁食、禁欲、禁一堆有的没的,现在是无所谓了,可当初却得拥有强大的毅力才做的来。他当时,也才几岁呀……能用怎样的标准去要求个孩子。再说,自己不曾间断的修行,几十年才得这身功力,何以李楚一个暑假便高过他?命运不垂怜吗?借口,他不会再用这种鬼话安慰自己。朱永昼越想越气,拳头也不自觉紧握。李逸看出端倪,望着朱永昼有些不知所措,他没有想到一向脾气平顺的朱永昼,现在居然横眉竖目的,表情像要把人咬碎。许久,李逸才回头轻拍朱永昼的肩膀:“永昼?”可没等他说完,朱永昼却打断了他的话语,说:“李逸,我们去街上走走吧,不然都快闷的发芽了。”说着,他还对李逸露出了一种假的让人发呕的笑容。李逸难得一见朱永昼的假笑,打脚底毛上头皮。他连忙起身,先行走出门口,站在门外喊:“阿楚,我和永昼出去一下,你把店顾好喔。”话罢,他侧目打量朱永昼,朱永昼的气质全变了,笼着一股令人不想亲近的气息。似豺狼虎豹,准备袭击猎物一般的气息。两人无言往街上逛去,直到看不见古董店,朱永昼才开口:“李逸,这两天我想过了,那日的邪气……不是紫炼发出的便是境天。”话到此,他停了一停,观察李逸的反应。李逸拧起眉头,他同意这话,因此没有反驳。让他好奇的是,朱永昼说想过了,是想了什么?“李逸,即使只是怀疑,但──咱还是趁早厘清真相吧,不管杀害柳春水、柳夏荷的凶手是谁,境天总有嫌疑。”朱永昼鼓起勇气,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总算把话说出口, 手机上打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心头霎时舒坦。可真如他所说吗?是为了厘清真相?他骗不了自己,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他的出发点卑鄙、肮脏, 最新最火爆的多人棋牌游戏自己都认为自己龌龊。李逸没搭话,这两天以来他压根没想过这事,全被抛诸脑后。现在朱永昼旧事重提,他也该好好想想了。两人各怀心思逛至一处商店旁,朱永昼陡然驻足,拉住李逸的手腕道:“打电话吧。”他指商店门口的公用电话。李逸心头一震,真要打?他犹豫不决的看着朱永昼。朱永昼颔首,以难以挣脱的力气拉着李逸走。来到电话前,他以另手拿起话筒,递到李逸耳边。“打吧,难不成要等再牺牲一个?”他知道李逸的善良,用这话肯定能激动李逸,又一个不道德的念头,他鄙夷自己,却停不了。恶魔的果实这般甜美……李逸傻愣的接过话筒,朱永昼已在拨号。李逸看着按键一个接着一个的弹上,耳边传来哔、哔、哔的按键声,不自觉紧张,手指把话筒掐的更紧了。热汗由掌心冒出,第一句话要说什么?你好?仿佛愚蠢了些。朱永昼按下盘踞心头久时的号码,不禁想发出一声冷笑。指停,心脏跳跃的更加猛烈。李逸耳边传来电话等待声,嘟噜噜噜……嘟噜噜噜……喀,电话另头有人接起了,“这里是柳家,请问哪位?”李逸喉咙忽地一阵哽咽难言,他还是说不出口。他哭丧着脸看向朱永昼,似在求助。柳家人接起话筒,却迟迟等不到答覆,遂又问了一次:“喂?有人吗?”“我……我叫李逸,请帮我接柳冬岩,我……我想和他谈谈,关于、关于柳春水死亡的事。”李逸期期艾艾,好不容易才挤完一句。原来告密这么难,真好奇怎么有人能当报马仔,当的这么自若。他得不时看向朱永昼坚毅的眼神,方能保持勇气。电话那头静了片刻,同一人问道:“李逸,李先生吗?请问你说的事,能再讲详细点吗?”颤颤兢兢的语调,他问的小心。“这──我──不好意思,能请柳冬岩直接来谈吗?”李逸实在不想重复太多次,倒不如直接和上层说,反正下面的人也做不了主。柳家人安静半晌,道:“好,请稍等。”旋之是一阵电话的等候音乐。朱永昼见电话上的金额渐少,他又投入两枚硬币。电话再被接起时,是道苍老的声音:“喂,李先生吗?我就是柳冬岩。”声音不仅没力,还哑的厉害。柳冬岩几夜没睡了,眼一闭上便是柳春水、柳夏荷的身影,叫他如何睡的安心?他得为亲人报仇,绝不能放任凶手逍遥。可一夜夜无尽的等待,却是一夜夜的失望。虽有几通类似的电话打来,可经查证后,不是一场误会就是趁机骗钱的,岂不让人喟叹世态炎凉。“你好。”李逸笨拙的应话:“我……也许能提供一点线索。”只是线索的正确性,得靠柳冬岩自己查证。他说的心虚,因为给的说不定是假情报,那不就害了境天,也使柳家白忙一遭?柳家都黑云罩顶了,他还跑来乱。柳冬岩先是不语,多熟悉的开头,却燃不起他的斗志了,随后懒懒问道:“你要多少钱?”总是这样,同样的剧码,先说些给人希望的话,跟着敲一笔。李逸顿时无言,原来被误会了,他咬着下唇思索该怎么继续话题,却觉倍受屈辱,他居然和骗子画上等号。朱永昼见李逸良久不语,等的不耐烦,急的一掌用力推去。李逸的身子摇晃两下,险些跌倒,企业动态他蓦然回神,对柳冬岩道:“我不要钱,只是见柳家为凶手一事波及,手上有些线索,但不见得正确,所以不知该不该给。”柳冬岩听完不禁汗颜,他居然说出如此失礼的话,“李先生,很抱歉,因为最近打来的尽是一些……我无意冒犯。”李逸听的出真诚,他也不计较的继续道:“没有关系。那我就直言了,其实我也是修真人,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怪事……”柳冬岩仔细倾听,越听越心惊。综合李逸说的疑点,确有可能凶手就是境天。他颤着唇道:“谢谢你,我会处理的,该怎么连络?”他俩互留下联系方式,匆匆挂掉这通电话。李逸忽然感到无力,像跑完八百公里一样累。电话挂了,他说的没有掺杂假话,也没夸大,对的起天地良心,何以心虚?怎觉得罪恶。朱永昼鼓励的拍拍李逸肩膀,笑道:“等吧,看柳家怎么处理了。”明月高悬,却透着妖异的气氛。境天已然回到古董店,他将自己挂在二楼窗台上,手指折着无辜的杂草,将它们撕成片片碎屑。他无意义的笑着,轻吐兰息吹散碧绿的飞瓣。李楚看着就害怕,平常爱搞怪的境天居然文文静静的待在窗边,肯定有阴谋。他缩的远远的,避免招惹境天这只恶魔摧残。紫炼大致上了解事情经过,毕竟他在场,虽然他从头到尾都没问,而以后也不会问。没赚头的事,问这么多干嘛?黑暗的巷街尽头,三道人影的趋近使境天呆滞的眼珠子一溜,睨向来者。片刻,他转首看向李楚。不会是李楚,李楚那么笨也没那个胆。他又看向紫炼,眉头轻皱道:“肥紫。”紫炼的脸皮马上绷紧,“叫谁?我不胖好吗!不胖。”“有客人到了,不准备一下吗?至少也端杯茶呗,来者是客,可别失礼了。”境天一改原先的笑容,衔着一丝恶劣。正愁有气没处发,这会儿岂不顺心。“客人?”紫炼眉毛一挑,完全被转移焦点,他移身来到窗台旁,立马了解境天的意思。“你要付多少?”“好朋友谈钱伤感情。”境天一手揽过紫炼撒娇,眼睛却是死盯着渐近的三人。“亲兄弟明算帐。”紫炼拨开境天的手,五指一摊,在境天眼前正反翻着。“五百?呵,来赌一把呗。”境天手指绕向发丝,指尖一掐,随手切断三根银白发丝。“比长,让你先抽。”三根发丝的尾端还藏在一头皓白中,无法以目视评判长短,全是靠运气的赌局。紫炼料想境天也没法作弊,玩心难挡的拈过一根:“我要这个。”境天看着紫炼纯真得意的笑容,眼底掠起一丝带着讽意的奸巧。真是学不乖的孩子,难怪要被骗。他也挑了一根道:“好,那我取这根。”两人下好各自离手。境天的发丝很长,紫炼紧张的抽着,随着发丝的渐长……他的笑容渐大。他握着全部抽出的白发,示威的摆在境天眼前一晃,暗忖:“谁能比我长!”“好,换我了。”境天从容不迫的拉着,这是他的发,而他的身躯是由自己用质变力化出的,自然头发要有多长也能用质变力控制。发丝像是没有终点似的,漫无止尽的被抽长,境天只需将小小的真元力由细指传入发中,便能让手中的发丝无限生长。紫炼阖上快脱臼的下巴,生气骂道:“又骗人。”“没骗,你先选的欸.”境天细指轻弹紫炼额际,颇有轻薄意味。他许是忘了现在的外貌,是十足的平胸小女子,娇里娇气的语调更是搔着人心痒,奈何紫炼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对人没有性别之分。紫炼闷的唉了一声,手掌交合一块,一束黑色幻影像光柱一样由间隙泛出。“现在呢?要端什么茶?”“嘿,这就依照你的个人喜好了,我不提供意见。”境天肤如凝脂的柔荑轻滑,玩味的刮划紫炼的背部。李楚被两人的对话吸引,好奇的挨向两人。紫炼手中的黑色幻影越发浓厚,其中隐含的真元力似乎有些难压抑,造成幻影出现水波状的波澜抖着。房内的妖力瞬间上升!高扬的仿佛要掀顶冲上九霄了。境天拍着规律的节拍催促:“快、快、快。”楼下的朱永昼无比亢奋,楼上的邪恶妖息肯定会让李逸对紫炼与境天改观,不再处处维护,更或者会阻扰李楚由紫、境二人教授。恶魔的果实已经开花,绽放难挡的艳色与魅香。紫炼散发的妖力,连远在数百公尺外的三人都感受到了,他们赫然心惊,柳冬岩唇一抿,定下心神去感受妖力的味道与强度。不一样,和柳春水尸首上存留的气味不同,不是凶手。他扭头看向左右二人,希望得到一些建议。左边的中年男子是柳家的总管,他以不易发觉的小动作点头道:“不一样,但这么回去恐怕是纵虎行凶。”修真不单单是为了自我利益,而是为了兼善天下。右边矮胖的老女人也同意点头:“是了、是了,走吧。不能装作没看见。”她跨出粗短的小腿往前进。紫炼交合的手掌拉开,黑色幻影霎时往外一冲!有如拔天直上的黑龙!转眼贯进云层中。云层被风压穿出一个大洞,闪雷立马跃现天际,使黑夜烙出数道金色烧疤,耳边隆隆不知是龙啸或雷响。境天开心的拍手叫好:“哇哈,肥紫好厉害喔。灵动力这么强,一下子就叫出水精灵。”话才讲完,眼前就洒落弹珠般大的冰雹,霹哩啪啦的撞着屋顶。幸好这时幽静的乡村小路上,已没有行人在闲晃。柳冬岩三人可惨了,捂着头急奔民宅的屋檐下暂避。境天看的有趣,拍拍紫炼的腰道:“肥紫,再来些呗。”他用下巴指着柳冬岩一行人。紫炼脸色一沉,阴郁回答:“你以为下个冰雹简单吗?想榨干我便是了。别忘了,你作弊还敢要求那么多。”“作弊?哎呀,大人枉冤啊。”境天装可怜的呼天抢地哀号,蓦然表情一变,“晚点再讨论,再来些沙尘暴好了,他们真是奸诈居然躲到屋檐下,以为这样就能躲得过肥紫的追击吗?”话意分不清褒眨,但显然是在挖坑让紫炼跳。紫炼不置可否的耸肩,“我的任务已达成了,要沙尘暴的话得再比一次,这次用我的头发。”他兴趣盎然的扯下两根头发让境天选。境天眉目含笑,“刚才玩过的把戏再耍一次就不有趣了,会沦于无聊。这样呗,我们赌那个。”他手指一比,指向窗台下方一朵娇小可爱的红花,“我们赌赌二十秒内,它会不会被冰雹砸烂,我猜不会。”冰雹是由紫炼制造的,他对这赌局信心十足,开心的表示:“我猜会,开始倒数。”“二十、十九、十八……”境天一秒一秒的数着。紫炼自以为聪明的加重灵动力,天空上的黑龙仿佛有感应,越是激烈的摆动身躯。天空中的水精灵急舞,顺应紫炼心意的聚集更多水气,冰雹顿时急下,猛力敲着屋顶像要砸穿屋瓦。李楚的好奇顿时加倍,境天真会输给紫炼吗?其实他有点小期待境天赌输。奇妙的景象出现了,冰雹三五颗扔在小花上居然未损花容丝毫?紫炼忽地怪叫:“啊!是幻影。”太大意了!怎没发现花上的念动力,那根本不是花,只是虚象。境天笑道:“来呗,加一场热闹的沙尘暴。”紫炼扁着嘴巴、双手一合,黑色幻影再度形成一颗约棒球大小的球体。球体忽大忽小,仿佛随时会胀破由紫炼的指缝四射开来。境天伏在窗台上,招着手示意:“快点、快点。”瞬间,黑色球体顺着紫炼的手心往外飞去!掠过境天的颊旁没入暗夜……虚无的闇夜中,沉睡的风精灵一下子忙碌起来。一阵狂风立时刮起,伴着冰雹的敲击声,林叶啸啸在耳。风虎嘶竭之际,沙尘如同噬人的巨涛卷动。境天手指一捻,化出三朵清莲在指上盘旋。清莲散出白亮光芒,竟如玻璃一般阻挡住扎眼的风沙。外头屋檐下的三人被风沙打的哇哇乱叫,迫不得已的背过身子拉起衣领遮挡。境天看的大为痛快,轻吐舌尖道:“再加点料呗,像是削皮竹叶、刻骨砾石、断肢铁刃的。”李楚一边听着害怕,为外头的三人捏把冷汗。“他们到底是谁?”“瞧不出来吗?”境天挑挑眉,又道:“是三个不速之客。”李楚被境天这话提醒,忘了自己有千里眼,他气凝上眼随之惊呼:“啊!柳冬岩?”“我还以为你的眼睛聋了、耳朵瞎了呢。”境天扯着淡笑。“你是要夺他三人的小命吗?早说不就得了,还玩这么多花样。我都快变成你的专职杀手了,我是军师呢。”紫炼无奈的摇头,以他的资格应该是当智囊的位置,竟沦落成拿刀打打杀杀的武夫。“肥紫,别冲动,我只是要他们知难而退。”境天快一步握住紫炼的肩膀,阻止他欲奔出的身子。紫炼大不高兴抗议:“不要叫我肥紫。”“抗议无效,你继续忙呗,让他们早些滚回去。”境天指着窗外。李楚目不转睛的看着境天,眼前这名长相俏丽似女子的妖怪,真难评断他的善良邪恶。“你是老板,说了算。”紫炼宁愿境天允许他一掌杀了三人,这可比“兴风作浪”来的简单。“我不是老板,我是赢家。”境天开心的更正。外头的冰雹渐减,最终归于平息,沙风则是变了个风向的持续扫着,像要把柳家三人驱出小村庄。三人无法行进,明知道是妖怪作祟也莫可奈何。柳冬岩没法开口说话,嘴巴微启便会吞进一大口沙,他缓缓侧移身子往向归途走去。总管与老女人见状,皆有默契的趋身跟进,屈服于风沙的威胁下返身回柳家。更气人的事情紧接发生,他们走的越远风沙越小,这场风暴摆明是冲着他们而来。其实他们一开始就心知肚明,因为风沙中的妖气浓厚。柳冬严心闷的不得了,能有这种灵动力趋使风精灵、水精灵,敌人来头不小。境天胜利的收回清莲,清莲如秋日的黄花般凋零,枯萎于风中。“肥紫,干的好,赏你个吻。”他作出嘟嘴的俏皮表情,却把紫炼吓的连退三步。“免了。”紫炼直接拒绝。朱永昼见外头的风沙停息,心中有说不出的恨意,可恶!他佯装不在意的靠向大门,假装不经意的探头向外,“风沙真大,今天的天气不寻常。”李逸越见别扭,暗想着:“朱永昼的个性纯良,实在不适合演戏。”但他也配合道:“嗯,又是冰雹又是沙的,真可惜,这样就不能把冰雹捡回来吃了。”朱永昼没听见李逸的搭腔,表情难看的瞪着街巷尽头,一眼望到底,居然没半个行人?柳家人回去了!李逸手指微微发抖的捧起一杯茶,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。柳家人没出现竟让他觉得松心?他也不明白自己希望的结果是什么。又是平静的夜晚。境天明白,今夜过后明天将是麻烦的开端,柳冬岩这个老固执会放任一个妖怪为非作歹吗?不会。也许他该找个地方待上几天,免得这些麻烦像鼻屎一样粘上身。他站起身子,却被紫炼一把扣住手臂。紫炼斜睨着境天:“就这样走了?他们会再回来的,不留下收尾吗?把烂摊子丢给别人太不道德了。”境天眯着眼笑:“这可不关我的事,冰是你下的、风是你起的。”他摇摇手指推脱责任。“呃。”紫炼一时无言,“你太诈了。”“好咩,肥紫宝宝乖,我啾你一下作补偿好了。”境天作势就要亲上去。紫炼快一步的歪个脖子躲开,惊叫:“不要──”谁知被亲了后,脸会不会烂掉,境天不会这么大方。“好,听你的,那就交给你了。”境天很爽快的放过紫炼,却附上他的耳边细语:“好好保护李家人。”李楚凑近想听仍是没听见最后一句,境天一晃眼已从房间离开。境天飘在晚凉的夜空中,心中燃起怅意,念天地之悠悠……他好想去拜祭九凉子,可心中的倔强不许他这么做。瞧了一眼月亮,无处可去的情况下他又转到湖畔来了,曾是水妖居处的湖泊,现在改栖着沧兽。他无所谓与沧兽为伴,皆是天涯沦落妖。

  原标题:德甲将于5月16日复赛 为欧洲五大联赛最早

,,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

上一篇:萨罗斯再次移动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